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大话天鹅湖2

2021-03-14 13:31:42


国王气愤地说:“原来是罗德巴尔!这是罗德巴尔的孩子!那一定是他第一次见你,垂涎于你的美貌,并且奸淫了你。我甚至怀疑,他要和天鹅国结亲,也是要得到你!”

太后焦急地撑起身子,对国王说:“皇儿,无论怎样,你都要善待你的妻子,这个我叮嘱过你很多次了,还有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,都要对小王子好,孩子是无辜的...”


国王心疼地揽着太后的肩膀,安慰道:“母亲,我都答应你,你放心好了。”

看着太后重新娇弱地躺在自己的臂弯里,国王轻轻抚摸着太后的大肚子,问道:“母亲,这另一个孩子,什么时候出生?”

太后也揉着腹部,说:“也许再过一两周吧...”

国王问:“这个孩子也这么调皮吗?我记得小王子未出世时胎动得厉害,使母亲很辛苦。”

太后欣慰地摸着腹部说:“呃...皇儿放心...这个孩子很安静,很体贴,就象皇儿你一样...”国王另一手正在太后的腹部抚摸,此时慢慢游走到太后裙下,发现双腿间已是一片潮湿,他轻轻揉着太后的私处,问道:“母亲,为何这么动情...”

太后一手按着腹部,一手抓着国王的胳膊,娇吟道:“啊...皇儿,这是给小王子哺乳...才...啊...你是大人了...不要调皮了...喔...母亲...受不了...啊,嗯...”

国王低头俯视着太后娇羞的脸庞,禁不住轻轻亲吻起太后的双唇来。这是他第一次专注并深情地吻他的继母。

天气逐渐转凉,路边的落叶逐渐多了起来。皇宫花园的树林小路上,慢慢走来两个人。

临盆在即的奥洁托王太后头上包着一条白色头巾,隆起的腹部把一条洁白的棉袍子撑得紧紧的。英俊的齐格菲尔德国王温柔地搀扶着继母,并揽着她滚圆的腰身。国王身披一条白色天鹅绒披风,也顺带把美丽的太后笼罩在披风里。

“母亲,这里落叶有些厚,别闪了身子。”

“唉,好的。皇儿,听说你的王后回国去了?”

“是啊,她回去探望她父亲。”

“你们...是不是吵架了...”

“没有啊,母亲你不要多想。”

太后停下脚步,一手捶着后腰说:“皇儿...母亲也觉得你每天陪伴母亲的时间太多,恐怕你冷落了王后...”

国王更紧地托着太后的腰身,轻柔的说:“母亲...你目前是最重要的...除了你能安全分娩...其他的我都不在乎...”

美丽的继母看着近在眉睫的皇儿的双眸,被他眼神中的深情所感染了,她温柔的说:“皇儿...我比任何人,都重视这个孩子...”

国王深情地把继母搂在怀里,轻轻地吻她的双唇,面颊,和颈弯....美丽的继母陶醉地享受着国王的亲吻,就在这时,忽然她看到国王背后的灌木丛里有寒光一闪,她急忙用全身力气向旁边推开国王,并大喊:“皇儿小心!...啊!...”

就在这一瞬间,奥洁托感到左边胸侧乳房上被刺了一针,接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左乳迅速迷漫胸前。她低头看了看,发现丰腴的乳房左侧插着一枚银针,她支撑着抚了抚左胸,嘴里嗫嚅地喊着:“抓....刺客...”

“啊!...啊...喔...”紧接着,又一枚银针射出,插进太后的右胸。太后娇躯踉跄了几步,她感觉到胸前已经完全麻痹了,她两手托了托受伤的酥胸,向后倒去。

“母亲!!!!!!”被推倒在地的国王此时早已一跃而起,冲上前拥住了太后,他向四周大喝:“抓刺客!侍卫!!!!!医生!!医生!!”

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继母,只见太后双手捂着高耸的乳房,坚强地靠在他肩上,吃力地说:“保护...孩子...”说完,就昏了过去。

国王叫来医生和侍女照顾受伤的太后,自己用披风给太后里好,就带领侍卫捉拿刺客去了。

昏迷的太后,被一阵粗鲁的推搡弄醒。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树林的草地上,不远处几位侍女和医生倒在地上,而身后竟是穿着侍女服装的王后奥黛尔。

“奥黛尔!你...你不是回家了吗...呃...”太后想撑起身子,无奈中了银针的麻醉,胳膊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“哼,我是回家了,我是被逼走的!”奥黛尔气急败坏地把身怀重孕的太后推翻身子,让她伏在地上。

太后感觉自己的腹部被压着,一阵剧痛传来:“啊...我的孩子...你...到底出什么事了...嗯...”

奥黛尔用绳子把太后的双臂绑到身后,说:“出什么事?哼哼,你和你的宝贝儿子干的好事还不知道么?”

太后双手被缚,不禁扭动挣扎着说:“噢,你,你干什么...我和皇儿...是清白的...啊...放开我...”

奥黛尔用力打了太后一个耳光,喝道:“闭嘴!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!别以为我不知道!自从我成婚后,国王从来没有碰过我!可他每天去陪伴你的时间要用好几个小时!我是生气才回家的!”说着,继续往太后身上捆了几道绳子,太后受伤的乳房也被箍得越发凸起,大肚子也被勒得更大了。

“喔...嗯———嗯———啊...,放开我...我一直在劝皇儿的...啊...”太后扭动着滚圆的身体,娇吟着。

“闭嘴!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,我要把你带回国去,慢慢收拾你,哈哈哈哈哈~”奥黛尔得意地大笑起来,还没笑完,后脑就被身后赶来的国王砸了一记,昏倒在地。

“母亲...”国王刚站起身,半空里一阵阴风又把他带倒,一只巨大的夜枭飞过,它的巨爪在扭动挣扎的太后身上轻轻一钩,就钩住绳子把太后拽了起来,向半空里飞去。

国王眼睁睁地看着太后挺起的胸前绳子被钩住,夜枭几乎是抓着太后的乳房把她拎起来的,太后高高地挺着酥胸,大肚子也在半空中微颤着,散开的长发和无力的裙摆都在风中摇荡,美丽的继母就像一只风筝慢慢消失了踪影。

愤怒的国王想化身为天鹅,振翅追赶,被侍卫拽住。

回到夜枭国的寝宫,魔王把美丽的猎物轻轻放在床上。奥洁托昏迷地仰面躺着,长发凌乱地披散着,面容苍白,嘴唇失色。由于双臂在身后被缚,使酥胸和孕腹都高高地挺起,这付撩人的娇态使魔王一下子下身坚挺了。

他掀开太后的袍子下摆,扯下她的内衣,对着太后鲜嫩欲滴的娇唇吸了下去,并伸出长舌探进花心深处乱舔。昏迷的太后被一阵阵刺痒的快感撩拨得低声娇吟,并苏醒过来。

“啊...喔...谁...松开我...啊啊....不行了...啊...”

太后酥痒难耐,双手又被捆绑着动弹不得,很快脸颊泛起潮红,下身涌出一股股蜜汁。不料,这样的刺激激发了体内的银针残毒,使双乳异常肿胀起来。太后只觉得浑身有欲火焚烧一般,双乳似乎有千百条虫子在啮咬,最后,棉袍终于被撑裂了,一对美丽的巨型乳头在裂缝处绽现出来。

魔王在太后的下身如饮甘露,忽听到裂帛的声音,抬头越过太后的滚圆腹部,发现她胸前的乳房居然涨裂了袍子,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美人儿,又见面啦。本王也有点羞愧,用这种方式打招呼,实在怪不得本王啊,哈哈哈哈。”

太后忍耐着一阵阵强烈的刺痒,骂道:“啊...你这畜生...嗯,哦,你,你别得意,你的女儿还在我皇儿手里...啊...嗯...”

魔王俯身凑近,对着太后的巨乳说:“呵呵,我女儿也是法力无边,不用我担心!”说罢,又舔起太后的乳头来。

“啊~~~”太后越发强烈的扭动着滚圆的腰身,“松开我...啊...哦...好疼...”

“别着急美人,一松开就得全身脱光了,你喜欢哪个?”魔王得意地说。

正调戏着,门外士兵来报,天鹅国国王已率军队在城堡下等候,请大王出去应话。

“哈哈哈,来得好。”魔王从床上起身,一把抱起被缚的太后,走到露台上。

露台下,不远处,一片白色骑兵的最前列,有一名高达的白色武士骑着一匹白色骏马。

魔王放下太后,让她站在自己身前。即将临盆的奥洁托挺着大肚子,由于双手被反绑,无法扶住物体保持平衡,只好靠在魔王身上。她的疲惫双腿无力地支撑着笨重的身子,眼神无助地望着天鹅国的骑兵。

国王齐格菲尔德坐在马上,手里提着一只巨大的笼子,笼子里是一只巨大的黑鸟。国王大喝:“罗德巴尔!你劫持了我的母亲,有辱我天鹅国的国威!赶快释放我母亲,不然我将杀掉你的女儿!你看到吗,你的女儿已经被我擒获!”

魔王哈哈大笑,喝道:“哈哈哈,我看你没那个胆量!你先释放我女儿,不然的话,先让你看看我的厉害!”

奥洁托太后这时努力振奋了精神,虽然虚弱的身体没有力气,还是用力向齐格国王喊道:“皇儿,...不要受他的要挟...你...啊!!!!!”

话说到此,太后忽然感到袍子下摆被魔王从身后撩起,然后魔王毫不怜惜地挺枪刺入太后的娇躯。

太后猛地挺起绽露出花蕾的孕乳,娇吟了一声,就软倒在魔王的肩膀上。魔王一边凶狠地抽动着,一边狂笑起来:“齐格菲尔德,你还敢威胁我,你看到了吗,这就是下场!”太后被插得如同风中残叶,她虚弱无力地仰倒在魔王的肩上,高高隆起的孕腹却随着魔王的力道向前一挺一挺的。她娇喘吁吁地喊道:“啊...皇儿...不要...啊,喔...不要,受他的要挟...保护...你自己...啊啊...哦....”原本湿润的双腿间,又有一股股蜜汁流淌下来。

齐格国王在远处大喝:“罗德巴尔!你胆敢淫辱我国的国母!好,我先释放你的女儿,你可要守信用!”说罢,就打开笼子,把黑色的大鸟释放出来。

太后挣扎着叫道:“不能...不能...啊...不行了...噢....”叫罢,娇嫩的蜜壶间喷出大量花蜜。

大鸟迅速地飞向露台,魔王一边大动着一边惋惜地骂道:“美人儿,你吃不消我了吗,以后看我好好的疼你。”就在这时候,魔王看到飞来的大鸟并不是真正的夜枭,心里大呼上当,忙抽枪回套,推开太后。

“啊...啊...”太后本来浑身无力,被魔王一推,站立不稳,摔倒在地。

大鸟飞上露台,魔王看清这是一只黑天鹅,忙拔出佩剑,准备迎战。天鹅落地,摇身变成真正的齐格国王,——原来在白马上的那个是伪装的。

国王摘下伪装的夜枭面具,甩甩手里的佩剑,说:“罗德巴尔,现在是你我决斗的时候了!”

混战开始,齐格菲尔德和罗德巴尔战到一处。城堡里涌进天鹅国的士兵,和夜枭国的士兵厮杀。

奥洁托太后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,自己即将临盆,又被捆绑着,连丝毫的反抗能力也没有。她靠着墙,想一点点站起来。

“噢...”腹中一阵剧痛,让毫无防备的太后又摔倒在地上。她心里一惊,难道孩子要在这个时候出世?

“不...啊...我绝不能...啊!!!来人啊!!救命!!!!”

向来冷静的太后乱了方寸,竟大叫起来。她也顾不得担心被她叫来的会不会是敌人了。

一个白盔士兵停在她身边:“啊呀,这,这不是太后陛下么...您,您...”奥洁托虚弱地靠着墙,看了看眼前的士兵,这是一个年轻的骑士长,手里握着一柄巨大的铁剑。“喔...快...解开绳子...”太后呻吟着命令。

骑士长先解开了绑缚双手的绳索,又解其他绳索;奥洁托揉着被勒出一道道淤紫的手腕,问骑士长:“很难解吗?”

骑士长有些紧张的说:“呃,是的,我的长剑太宽了,用它割怕伤到殿下您。”

“啊...”又一阵剧痛,奥洁托捂着腹部,娇喘着对骑士长说:“哦,好痛,我们不能...在这里...”

骑士长立刻扶起太后,向城堡深处走去。

沿途遇到一些夜枭士兵,幸亏骑士长武艺高强,对付这些士兵有余。

城堡里结构很复杂,两人逐渐走着,觉得敌兵慢慢少了些,正巧走廊边有一个房间的房门可以推开,他们就进去了。

屋子里没有人,只有华丽的装饰和一些奇形怪状的陈设,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。骑士长扶着太后,到一把椅子上坐下,然后去关房门。

“啊呀...啊...救命...”太后刚坐下,忽然从椅子下方伸出两个金属铁环,把太后两条大腿抬起向两边分开固定,太后竟完全不能挣扎了。


骑士长还没关门,忽听太后惊叫,忙跑回来观看。太后挺着大肚子,仰身半躺在椅子上,两腿向两侧分开着,被金属环紧紧锁住。太后的棉袍下摆半遮半掩,两腿间湿润润的桃源口却似露非露。年轻的骑士长正满脸通红想躲开目光,忽然门口进来两个夜枭士兵,他忙跑去厮杀抵挡。又忽听太后惊叫:“啊....救命....什么东西,虫子...啊....喔....”他想跑回去保护太后,一时又结果不了两个敌兵,心里非常着急。等到终于把两个敌兵杀死,又拖进门内,用尸体抵住门板,才跑到太后跟前观察。

有一条青蛇从椅子下方伸出,钻进了太后的桃源洞口。那蛇专以舔食妇人私处的分泌物为生,当太后刚坐在椅子上,太后身上刚经过房事的气味就吸引了这条蛇。这蛇在太后的蜜壶里进进出出,使太后欲仙欲死。

其实,这间屋子原是奥黛尔公主出嫁前的闺房,屋子里的陈设,均是为满足公主的闺阁情趣所设。包括这把带蛇的椅子,也曾是奥黛尔公主的心爱之物。

当下,身怀重孕的太后被锁在椅子上,下体的青蛇不停地滑动,太后的蜜汁越来越多,那青蛇越吃越粗。太后难过地紧抓着椅子扶手,丰腴的巨乳和隆起的腹部也轻轻扭动着。

“呃...救命...好难受...啊...皇儿救我...喔...”

眉清目秀的骑士长被面前这一幕惊呆了,听到太后娇吟,才回过神来。太后仰靠在椅背上,双手不停地在丰乳和孕腹上抚摸,她面色绯红,眼神迷乱,显然已经神志不清了,把骑士长当成了国王。

骑士长忍着自己下身强烈膨胀的欲望,从敌兵尸体身上摸出一把匕首,看准时机,一刀削断了青蛇。他扔掉蛇身,发现一段蛇头还留在太后的桃源口内。他十分为难,只好徒手去拔,可是蛇被花心牢牢地吸住,又滑溜溜的,怎么也使不上力气。这时,又有一名敌兵闯了进来,骑士长忙松开手,提剑迎战。

“啊!喔,喔......”他这一松手,快要拔出的蛇头又一下子插入花心深处,太后禁不住娇躯一挺,仰起粉颈又娇吟起来。

原来这太后的私处,乃是旷古名器,一旦被插入物体,就会自动吞吐。那段蛇头又自动进进出出地滑动起来。太后觉得一阵阵快感越来越剧烈,连阵痛似乎都不那么痛了。

“啊...噢不行了,皇儿...啊...”骑士长再次跑回太后身边,努力地拔那一截蛇。太后微合着双目,随着下体的一阵阵入侵娇吟扭动着,高潮终于在蛇头拔出的一瞬来临,同时羊水也破了。

“啊——噢...”太后弓起身子,一股略带腥味的浅黄液体混着浓浓的蜜汁,从太后的蜜壶内直射出来,全喷在骑士长胸前了。

骑士长感到下身膨胀到极限的阳物终于射在裤子里,他呆若木鸡地看着太后娇嫩的桃源洞口还在一张一阖,随着张阖还有小股的蜜汁在淋漓流淌。

门猛地被推开,战胜了魔王的齐格国王拎着带血的长剑站在门口。

骑士长从发呆状态回过神来,结结巴巴地解释了一切。国王看着陷入昏迷的太后,连忙叫来随军的医生,暂时没功夫和倒霉的骑士长计较。

医生说太后的羊水已经破了,不久阵痛将越来越频繁,请国王把太后移动到舒适的地方。

国王扭断了太后腿上的铁环,把昏迷的太后抱到魔王的寝宫里。

太后躺在魔王的大床上,身边围着几个侍女和医生。国王在屋外来回徘徊,他询问骑士长详细经过,并犒赏了他。骑士长刚谢恩退下,国王又进屋查看。

面色凝重的医生把国王叫到一边,说:“陛下,太后身体虚弱,又遭受劫持和数次凌辱,现在昏迷不醒。产程艰难,孩子生不出来就昏迷了,恐怕...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,您看,怎么办...”

国王果断地说:“要保太后!”

昏迷不醒的太后忽然听到了国王这句话,悠悠转醒,她用尽全身力气半撑起虚弱的娇躯,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:“不...皇儿...啊!!!!”

腹中又一阵剧痛,太后紧按着孕腹,躺倒在床上。

国王推开医生,冲到床前。他抱紧太后,深情地说:“母亲,医生说只能保一个,皇儿不能失去母亲,我...”

太后捂着腹部,说:“啊...皇儿,这个孩子对母亲来说...更重要...这个...啊...这个孩子...是...你...是你——啊!!!,好痛...”

阵阵剧痛袭来,太后挺了挺巨大的乳房,又昏迷在国王怀中。

国王却明白了太后没说完的那句话,惊呆了。半晌,他看了看昏迷中的继母,大哭起来:“母亲!是皇儿没保护好你,让你受了那么多苦...”

太后从昏迷中醒来,握紧国王的手说:“哦...皇儿不要难过...扶母亲起来,去看看...罗德巴尔的尸体...嗯...”

国王顺从地扶太后下床,太后手捧着大肚子,刚刚站起,就觉得一阵眩晕,她娇躯晃了晃,靠在国王怀里镇定了片刻,艰难地在国王和侍女的搀扶下,向门外走去。

众人随着国王和太后慢慢走着。太后每走一步,都感觉沉重的腹部在慢慢下坠,待侍女替她擦去额角流淌下来的虚汗,她对国王说:“皇儿...母亲胸部好涨,你替我揉揉...啊...好痛...”

国王一边慢慢走,一手环着太后滚圆的腰身,一手轻揉着她的孕乳。太后两手捧着大肚子,不时地随着阵痛抽搐着娇躯,有几次由于阵痛过于强烈,几乎要软倒在地,在众人的扶持下,又吃力地继续走着。国王要抱起太后,被她拒绝了。

“哦...我不行了...”太后感觉胎儿的头卡在洞口,她在国王的怀中摇摇欲坠,无法再走路。国王一把抱起继母,向露台走去。

众人来到露台,一只巨大的夜枭伏在露台上,羽毛凌乱,黑色的血液流了一地。太后在国王的怀中虚弱地说:“放...放我下来...”

刚一站定,太后就捧着巨大的腹部靠在国王身上。一股奇异的血腥气迷漫在空中。“啊......”太后忽然娇呼一声,捂紧腹部。国王和侍女连忙搀扶住太后,众人都看到太后巨大的腹部抽搐不止。剧烈的阵痛使太后不停地挺起腹部,巨大的孕乳和肚子一次次挺起,太后靠在国王身上剧烈地扭动着。

“好痛~~~,啊啊啊~~~”太后的娇躯不停的后仰,两腿逐渐无力站立,慢慢软倒。国王和侍女使劲架着太后的臂膀,并帮助太后按揉着大肚子。

医生上前道:“陛下,太后没有力气推出胎儿,但是这很奇怪,太后腹中的胎儿一待太后嗅到魔王的血腥气,就骚动不止。”

国王命令道:“快抬一个躺椅来!再吊一些带血的羽毛!”

众人把一个躺椅抬到露台上,扶临产的太后躺下。几个侍女收集了一包魔王的黑羽,蘸满鲜血,绑在太后躺椅的靠背上。强烈的血腥气使众人喘不过气来,但也刺激得太后不断捂着腹部用力下推。

“啊~~~~~,好痛...”太后一手捂着腹部,一手抓着国王的手。国王另一手托着太后的后背,不停的说:“母亲,用力,我们的孩子,就要出来了!!!”

“啊,喔...,好痛,好痛...噢...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“太后殿下,已经能看到胎儿的头了!”医生喊。

“啊——!!皇儿...母亲不行了...,啊————!!”太后仰起惨白的面颊,全身几乎都弓起来。

一声婴儿的啼哭,使众人都松了口气。太后重重地软倒在躺椅上,又昏了过去。

“母亲!你怎么样了!!!!”国王抱起昏迷的太后,大声叫喊起来。

医生上前为太后切脉,安慰道:“陛下,太后只是虚脱昏迷,不会有生命危险。恭喜陛下,太后生了一个男孩。”

国王没有看孩子,只是紧紧抱着昏迷的继母,深情地吻着奥洁托苍白的嘴唇。

天已朦朦亮了,国王骑着马,护送着产后的奥洁托的马车,从夜枭城堡静静地撤兵了。

半个月后的一天,满面春风的齐格国王来到太后的寝宫。

新聘的乳母抱着黑发的小王子向国王行礼后退下,国王坐在太后床前,看着她为蓝眼睛的小王子哺乳。

“皇儿,怎么今天这么高兴?”奥洁托太后温柔地问。

“母亲身体恢复得很好,皇儿当然高兴。不过,今天确实有件好事。”国王把一个信封放在身边的床头柜上,“奥黛尔同意和我解除婚约,今天回国了。”

太后从小王子脸上移回目光,看着国王:“哦,是这样...”

“这样是最好的,母亲。奥黛尔从此就是夜枭国的女王了,她会有个好归宿的。”国王凑近太后,深情地凝视她。

小王子吃完奶,被侍女抱出。国王双手掬着太后柔软丰腴的乳房,问:“这个小王子怎么样?”

太后温柔地说:“比他的哥哥温柔多了,就象他的父亲一样。”说完,慈爱地看着国王。

国王快乐地在太后的乳上狂吻,在太后的娇吟声中问道:“这下我可以吃你的奶了吧!”

——END平息了夜枭国的侵扰,天鹅国过了十几年国泰民安的日子。齐格菲尔德国王仍旧深爱着他的继母,他很想娶继母作王后,但遭到几个大臣的反对,认为违反了传统的礼法。国王也很无奈,这十几年里,只好与他的继母私会。

奥洁托太后连续生养了两个小王子,又遭受了魔王的奸淫和绑架,玉体很是虚弱,并感染了些不容易痊愈的疾病,所以一直在深宫调养。

十七年过去了。

两个小王子已经长成两个英俊的少年。黑发褐眼的王子名叫尼古拉斯,系奥洁托太后被夜枭国魔王罗德巴尔奸淫后怀孕所生;金发蓝眼的王子名叫菲利普,系太后与齐格菲尔德国王偷欢所生。菲利普王子对外的公开身份是国王的幼弟,于是在十五岁时被封为亲王;而尼古拉斯王子不能公开身份,也从未在公众面前露面。

两个王子的个性也不相同。菲利普王子性格开朗,平和睿智,就象齐格菲尔德国王;尼古拉斯王子却性格阴郁,不爱说话。奥洁托太后很担心尼古拉斯,觉得他的个性不开朗,是私生子的身份造成的。

齐格菲尔德国王已经是个完全成熟深沉的男人,但他还是一往情深地迷恋着他的继母。十几年来,他每天都要陪伴继母。他为继母修建了一座幽深的花园,有可以泛舟的小湖,有不为人知道的寝宫和温泉浴池。他们在每个僻静的地方做爱,如鱼得水,如胶似漆。

奥洁托太后经过多年的精心调养和国王的柔情蜜意的关怀,身体也逐渐好转起来。她已四十五岁,面容却还是那么娇好,不过身材更加丰腴了。原来精致的下巴更加圆润,双乳总是高耸着,腰身和臀部也散发着成熟的风韵。

终于有一天,太后发现自己又怀孕了。

国王连忙召集大臣们商议,再次宣布自己想娶继母的想法。大臣们仍旧反对。几个月过去,太后的腹部已经高高挺起,大婚的事情还是没有着落,国王很是烦恼。

“真是气死我了!那几个顽固的老头子!”这天下午,刚和几个老臣争执一番的国王怒气冲冲地走进后宫,一边嚷道。

怀着身孕的太后正在躺椅上休息,身边两个小王子在给他们的母亲捶腿。看到国王进来,太后忙支起身子,她的腹部已经使她的动作很不方便了。

“皇儿,又为什么这么生气?”奥洁托忧虑地问道。

国王欲言又止,先对两个小王子说:“你们去玩吧,我要和你们的母后说一些事情。”小王子们恭敬地退下了。

国王在躺椅边坐下,轻轻抚摸着太后的大肚子,说:“他们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,无非就是认为不合传统。不过我不会退缩的,我一定要娶你。”

奥洁托太后揉着大肚子,轻轻靠在国王怀里安慰说:“亲爱的,我并不在乎什么身份,不过孩子们需要。小尼古拉斯和菲利普还不知道他们真正的父亲是谁,我希望肚子里的孩子不要象他们那样。”

国王扶着太后腰肢的手感受着丰腴的触感,心里又情不自禁了。他另一手轻轻覆在太后丰满的巨乳上,用力揉捏着,一边吻着太后的脸颊和颈弯。

“喔哟......啊,皇儿......你好凶...嗯...”太后立刻娇弱地软倒了。她无力地推了推正隔着衣服吻自己乳尖的国王,娇喘着说:“嗯,皇儿别闹,我还有话说呢...”

国王恋恋不舍地抬起头,问:“我的心肝宝贝,你要说什么?”

太后娇喘着说:“皇儿,过几天,就是天鹅国......例行出访的日子了,你准备好了没有...”

国王道:“我知道啊。上次出访羽翼大陆还是父王去的,每二十年一次,轮到我去了。可是我不想去啊。”


太后抚摸着国王的脸颊说:“皇儿,为什么不想去呢?”

国王道:“我们天鹅国在羽翼大陆最东边,要走遍十几个国家啊,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你又怀着身孕,我怎么能放心得下呢。”

太后不禁又把双手放在腹部轻轻揉着,慈爱地说:“你放心去吧,这个不能逃避的。有两个小王子陪伴我,没关系的。你不知道他们多听话多懂事呢。”

国王把耳朵贴在太后的大肚子上,说:“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吧,等我回来,你都已经生产完了。也好,我一回来就娶你。你肚子这么大,怀的双胞胎吧,象人家足月的孕妇似的。”说完,又轻轻解开太后的衣扣,捧着两只巨大的乳房吸吮起来。

“啊,皇儿...喔...”太后挺起大肚子,轻轻扭动起来。

这一切,都被躲在门庭外阴影里的小尼古拉斯看在眼里。

没有人告诉尼古拉斯父亲是谁,也没人带他看皇宫以外的世界,除了母亲,国王和使女们,他没有见过外面的人。在封闭的环境里生活了十七年,他的个性变得羞涩而冷漠。使女们总是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他,国王也是。他凭着自己的直觉,知道国王一定不是自己的父亲。幸好有菲利普王子,他和母后是仅有的能给尼古拉斯带来温情的人。

尼古拉斯知道,自己从小就爱着母后。他每天都盼望留在母后身边,当然,只能在国王没来的时候。如今母后又怀孕了,他和菲利普经常为母后作按摩。有时,他会小心翼翼地按摩着奥洁托的大肚子,他那褐色松香石一般的眼睛低垂着,掩饰着里面痴迷的目光。

直到有一次,菲利普发现了他的秘密。那时他正抚摸着母后的腹部,菲利普无意中碰了他一下,发现他勃起了。

后来,菲利普找个单独的机会悄悄问他怎么回事,被他恼怒地揍了几下。他威胁菲利普,不许把这事告诉别人。

菲利普也不敢告诉母后和国王,只好装不知道。之后每次给母亲按摩的时候,菲利普都独自给母亲捶腿,让尼古拉斯亲近母后的腹部。尼古拉斯一边痴迷地摸着母后的腹部,一边欣赏着半仰着的奥洁托太后丰满的体态和惬意的神情;他有时也装作好奇的样子听肚子里的胎动,心里觉得真是饥渴难耐。

此时此刻,尼古拉斯正藏在阴影里,看着国王慢慢解开太后的长裙,使白皙滚圆的腰身全部裸露出来。国王正饶有兴致地慢慢从太后的双唇一直吻下来,轻轻地吻她的双乳,太后娇柔地呻吟着。国王轻轻含住紫红色的乳头,舌尖在乳尖上来回扫动着。

“喔哟.......喔...”太后风骚地双手托住一对巨乳,象托一对寿桃似的送到国王面前。太后的大肚子来回鼓动着,双腿间已经湿润地闪闪发光。国王吻着太后的耳垂,低声说:“我的宝贝心肝,每次都恨不得把你吞下去,看来我这辈子也不会厌倦你了。”说完,便疯狂地刺入太后的身体。

“啊——”,太后高高地仰起下颌,润滑充盈的感觉使她很满足。

尼古拉斯一边看着,心里被恨意充满。他不由自主地摆弄着自己,直到和寝宫里的那两个人一起涌上高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几日后的清晨,国王来向太后辞行。

太后早已梳洗整齐,端坐在寝宫的正座。英俊的国王来到太后面前,半跪行礼,双手托起太后的玉手道:“母后大人,皇儿即将出访,特来向母后辞行”,说完,轻吻母后的手背。

奥洁托太后早已哭得两眼通红,闻听此言,她艰难地从王座上站起身子,由两个小王子搀扶着走了一步,伸出另一只手揽着国王的头,慈爱地悲叹道:“皇儿,让母后送你一程吧...”

“这怎么行!”国王大惊失色地站起来,把太后拥在怀里说,“母后,你身怀重孕,体力不支,况且,也不好让百姓们看到啊。”

“这...”太后一手抚着大肚子,一手被国王支撑着,为难道:“那么,母后坐马车送你好吗?”国王只好点头应允。

不久,马车停在寝宫门口。太后挺着巨大的肚子,被两个小王子搀扶着,慢慢向外走去。刚走了几步,太后就感到眩晕踉跄了几步。国王忙把太后揽在怀里,抱上了马车。

街道两旁都是欢送国王的百姓人群,皇室马车夹在长长的仪仗队伍中间,窗帘却垂着。

车厢里,国王紧紧抱着太后的娇躯,吻着她的耳垂道:“心肝,我知道你不舍得我。让我好好亲亲你。”

太后有些惊慌地说:“喔...,皇儿不可。如果我仪容不整,别人会怀疑我们的。”

国王笑道:“心肝,我不弄乱你就是。”一边说着,便拉开太后胸前的丝带,戴着胸衣的一对巨乳就挤得鼓鼓囊囊地露了出来。他低头在太后的巨乳上用力吮了一口,甚至叼在嘴里。

“喔.....喔,啊....皇儿...啊....”太后软倒在靠垫上,双手抚着国王的后颈。

“心肝,给你留下一个痕迹,让你不要忘了我。”国王说。

太后的双乳上果然各留下一个紫红色的吻痕。由于胸衣太紧,两人怎么也无法使乳尖被吻到。于是太后一手用力向下扯着胸衣,同时使劲挺起巨乳,国王把脸庞埋在巨大的双乳中间,使劲伸长舌头去舔太后的乳尖。两人挣扎了良久,太后才感觉乳尖上被薄薄地扫了几下。力道虽薄,但太后觉得好像被电击了几下似的。她挺起滚圆的大肚子,剧烈地抽搐了几下。外面的礼乐声音很大,但两人仍旧不敢大声呻吟。

国王终于撕下了太后的胸衣扔到一边,如痴如狂地吸吮着双乳。还有两个月临盆,太后的双乳又慢慢渗出了乳汁。太后捂着嘴,竭力让自己不娇吟出声,脸庞涨得通红。国王把太后的双乳都吸得泛红,于是停下来轻轻把外面的长裙穿好,又掀起太后的裙摆。

太后捧着大肚子,连连摆手,小声说:“皇儿,皇儿,别...”

国王笑道:“母亲放心,皇儿会仔细的。”说完,把裙摆高高撩起,见太后两腿穿着连裤袜,露着一截雪白的大腿,可以看到两腿间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。国王先细细地吻了一遍太后粉嫩的大腿内侧,又拨开内裤,如饥似渴地舔食着太后的清液蜜汁。那些蜜汁象泉水一样不停地渗出来,国王只得用舌头探进太后的蜜壶深处,又用力吸吮。直到自己都吃饱了,国王把太后的内裤整好,那蜜泉还是滚滚汹涌,从内裤的两侧不断地流淌下来。

国王意犹未尽地直起身,把太后的裙摆放下整理整齐,却发现太后已经昏了过去。他叹了口气,心想,这样一个尤物,自己至少两年都无福消受了。看着昏迷中的美人,想想滚圆高耸的大肚子下那一汪蜜泉,国王又忍不住用手指刺入太后的蜜壶,并抽插起来。也许动作过于粗鲁,太后感到阵阵不适,慢慢苏醒过来。

“啊...皇儿,轻些个...绕过母亲吧,啊...”太后一手握着国王的一只手,另一手捧着大肚子,在国王怀里不断地扭动着。

看着怀里蠕动的娇躯,国王反而加快了速度,最后高潮来临之际,他的手指用力抵在太后的花心深处不停地颤动,“啊——,啊——喔~”太后在国王怀里用力晃动着巨乳,一边剧烈抽搐着,一边又昏了过去。

国王看着昏迷的太后,为她整理了衣裙。掀开窗帘,看到马车已经走出城外。他命令停了队伍,下车上马,并唤来两个小王子,对他们说:“你们母后怀了身孕,玉体虚弱,由于慈爱情深,不舍得本王,刚才在车厢里哭泣过于悲伤,现在昏迷不醒,不宜再下马车。现在本王就此别过,你们兄弟日后要多关心和陪伴母后,记住了吗?”

两个小王子躬身行礼,说,记住了。

看着国王的队伍远去,两人护送太后回城。菲利普很有默契地骑马跟在后面,而尼古拉斯进了车厢。他一手抱起昏迷的母后,一手轻轻抚摸着奥洁托的大肚子。随着车厢晃动,他看到母后胸前由于没有胸衣,两个鼓胀饱满的蓓蕾在裙装里晃动着。他轻轻解开裙装,还能看到晃动的巨乳上有两个紫色的吻痕。

昏迷中的太后,感觉自己发硬的大肚子被轻轻按摩着,很是舒服。当她睁开眼,看到尼古拉斯在身边。

“哦...,尼古拉斯,怎么是你。国王陛下呢?”

“国王陛下已经出发了,临走叮嘱我们要好好照顾您。”尼古拉斯回道。见太后神情忧郁地沉默了,尼古拉斯轻轻撩开太后的衣襟,问道:“母亲,这两个紫色的吻痕是怎么回事?”

太后吓了一跳,连忙揪紧衣襟,喝道:“尼古拉斯,你太没规矩了,怎么可以解母亲的衣服!”说着,急忙把衣扣系好。

尼古拉斯双手探上太后的酥胸,撒娇说:“人家想吃奶来着嘛~我都听见你们的对话了,陛下说要娶你为妻。他不是唤你母后的吗,怎么可以娶你的呢?”

太后脸红了,结结巴巴的说:“我,他,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啊,我嫁给老国王的时候,他都已经十几岁了,我只是他的继母。”

尼古拉斯看着太后若有所思的样子,又抓紧机会在太后酥胸上来回抚摸着,还轻轻按着两个乳尖,打着圈地揉捏,又问:“母后,那我的父亲到底是谁?为什么我和国王,菲利普,都长得不像呢?”

“呃...,这...”太后想推开尼古拉斯,又被他的问题所困扰。她无论如何不能实说是因为罗德巴尔王奸淫生下了他,“你——,你是我们领养的孩子,所以——,所以我也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...”太后急忙中,终于编成一个瞎话。

“什么?你不是我的母亲?”车厢里沉静了,尼古拉斯停了狎亵动作,开始发呆起来。他觉得这世界又冷了一分,觉得自己完全置身于荒原里。忽然,他看到太后一手捧着孕乳,一手在大肚子上抚摸,又疲惫地闭上双眼,轻轻蹙着蛾眉的样子,心里又高兴起来。他一手掬住太后的酥胸,捏着蓓蕾,轻轻吻着太后的颈弯,说:“这也好,你不是我亲生的母亲,那么我终于可以象国王陛下一样爱你了!”

“你...,你说什么——,....啊......,你,你不能爱我.....啊.....啊喔......”太后软弱地推拒着尼古拉斯,但自己实在没有力气了,只能娇弱地扭动着。

尼古拉斯看着太后诱人的样子,心里憋闷得不知道如何是好。他只得拥住太后道:“好了我的宝贝母亲,请别害怕,皇儿不会侵犯母亲的。看,母亲连胸衣都没穿,这怎么怪得皇儿我把持不住呢。让我来服侍母亲穿上吧。”

国王出行后,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。

两位王子还和以往一样,陪伴着奥洁托太后。太后经常带他们到国王为她修建的花园里游览,这个花园以前只有国王带太后来,其他人等是不允许进入的。

又过了一个月,太后即将临盆了,她的肚子更加高耸,行动也越发不便了。两个王子担心她的身体,经常扶着太后去花园里散步。

这天,他们又向花园走去。太后的双臂架在两人肩膀上,王子们的手臂揽着太后的后背和后腰,并托着太后的大肚子。

“喔...,不行了...,走不动了...”太后娇吟道。

“母亲,还没进花园呢,再走走吧,马上就到了。”菲利普说。

“喔...,好累...”太后娇弱地靠在尼古拉斯身上,他只觉得巨大的孕乳和膨胀的腹部一直在蹭着自己,禁不住呼吸急促起来。

好不容易进了花园,看到第一张躺椅,太后就要休息。两人扶着太后走到躺椅前,小心翼翼地托着滚圆的腰身,轻轻放太后躺下,王子们为她按摩着大肚子,她却闷闷不乐地捂着胸口。原来太后一直有涨奶的毛病,有国王在的时候,每次都替她吸吮乳汁,现在国王离开一个月之久了,虽然自己也经常把乳汁挤出,但如此巨大的孕乳,总还是胀痛难忍的。

尼古拉斯看看太后的神色,凑近问道:“母亲不舒服吗?”

太后揉着酥胸,却难为情地不说话。尼古拉斯明白了,双手轻轻掬着太后的酥胸说:“是不是这里难受啊?”

尼古拉斯的手才一碰,太后就挺着酥胸轻轻一颤,道:“喔...,皇儿轻点,母亲好痛...”

尼古拉斯不由分说,解开太后的衣扣,发现薄薄的胸衣上已经被饱满的乳汁溢出沁湿了。他撩起胸衣,就捧着一只巨乳吸吮起来。太后轻仰起脸庞,在两个王子的服侍下微微地扭动和娇吟着。尼古拉斯意犹未尽地对菲利普说:“菲利普,还不快来,母亲很痛苦。”

菲利普脸红道:“嗯,那个...”他仍旧按摩着太后的孕肚,却不好意思过去。但是眼睛却一直看着尼古拉斯和太后,心里也感觉有些撩拨。

“啊....噢...,尼古拉斯,你轻点....从小就是这么凶....喔....”太后微蹙着蛾眉,闭目享受着越来越舒缓的感觉。

尼古拉斯催促道:“菲利普,快过来啊。”

正犹豫着,远远听到花园外有侍女的喊声:“太后殿下——,请马上移驾到后宫,有几位老臣有要事禀报——”

太后睁开眼,对菲利普说:“你去回应一声。我们马上回去。”

看着菲利普向门口跑去,尼古拉斯扶着太后的腰,使她慢慢站立起来。刚起身,太后就感到没有哺乳的孕乳一阵胀痛。“喔...”她捂着胸口,娇躯晃了晃,倒在尼古拉斯怀里。

尼古拉斯拥着太后,慢慢向门口走去。一只手却偷偷伸到太后身后,在太后的阴部捏了一下,感觉肿胀阴湿。他欲火难耐地加重了力道,用力揉捏起来。

“喔哟!啊....”太后挺了挺大肚子,娇躯摇晃起来。“皇儿...住手....啊....不可亵渎母后...”说着,两腿一软,就要站立不住了。

正巧这时菲利普跑了回来,尼古拉斯便叫道:“菲利普快来,母后走不动啦~”

菲利普听到呼喊,赶忙跑回来,一起扶着太后慢慢向寝宫正殿走去。

正殿里,早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臣在那里坐等。看到太后来,连忙说起要禀报的急事。

原来,在天鹅国的森林地带,最近有一条巨大的火蛇出没。这火蛇一人多长,全身红色,会喷吐火焰。经常在夜间出没,咬死成人,吞吃小孩。附近村庄的村民不胜其扰。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11806-0514: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
点击:39904-0511:42边和男友视频,边骑在我胯上
点击:30912-0903:03娱乐圈的提线木偶们1
点击:2106-1115: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
点击:49903-1810: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
点击:18605-1619:41在电梯里猛操淫荡的
点击:10604-2611:44茵茵的故事
点击:11306-0514:25女舞蹈教师
点击:7906-0816:00前妻的女同事
点击:9608-1302:22老婆做了一次鸡
点击:10508-0504:23我和老婆小姨子的故事 绝对真实
点击:8006-0816:03美女醫生,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
点击:3906-1115:53两个女友换着玩
点击:7106-0816:02被輪暴的瑤瑤
点击:6906-0816: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
点击:39312-0716:32难忘的一次陌生的性爱
点击:3706-1115:47两个淫秽小护士
点击:15605-2813:36吃了春藥的女友擋不住了
点击:3206-1115:53从少女变娼妇
点击:11603-2212:41欲火焚身的护士小轩
点击:14006-0215:51婚外的高潮
点击:16605-1917:35超级淫业员
点击:3106-1115:50列车上的奇遇
点击:9803-3010:31替补女友
点击:11106-0514:32婶婶激爱的阴道
点击:23312-0510:13女友小馨帮我哥还了债
点击:13205-2515:06女奴是我的研究生导师
点击:8007-1001:53淫荡的女儿与禽兽的父亲
点击:9403-1017:04别扭的妻子
点击:7108-1201:04[青春校园] 卫校美女入魔掌
点击:5706-0815:51自作自受空姐安雅
点击:23405-1619:46被工友幹成淫娃
点击:2606-1115:51疯狂极品车模
点击:6405-2217:57卡债的下场
点击:7106-0815: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
点击:1706-1115:56理智和欲望的抉择
点击:4306-1115:56一时性冲动,找了男按摩师
点击:4006-1115: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
点击:9006-0215:52舞男第二春处女姐妹花
点击:19408-2800:27在姑姑身上发泄年轻的欲望
点击:29203-1909:38火车上和女同事做
点击:7506-0815:57妈妈和三个姐妹
点击:4306-1115: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
点击:3206-1115: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
点击:6506-0815:49琳的3P之旅
点击:12504-0814:43孙姐的激情事
点击:21405-1917:31女友在夜店被別人抠到高潮
点击:12106-0215:38為了生意!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
点击:14105-3116:17四女侍一男
点击:8606-0514:14荒岛家庭
点击:2106-1115:57清纯的美容师
点击:4805-2217:52首席鉴师
点击:3006-1115: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
点击:2906-1115: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
点击:12106-0514:32老婆被醉奸
点击:11006-0215: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
点击:12504-0511:4019岁少女
点击:3806-1115:54我,妻子,和儿女
点击:6508-1201:05[人妻乱伦] 热爱儿子精液的妈
点击:3806-1115: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
TOP反馈